一个文凭只需2595美元即可获得,且不用上课。获得博士学位证书,还不用学术研究。1000所美国学校的文凭任君挑选,这等好事谁不眼红。有听说过西太平洋大学吗?有一位该校博士生可处在风口浪尖。

2010年,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俊的西太平洋大学博士学位引起了人们的质疑。西太平洋大学其实并不是一个被认可的机构,这个文凭只需缴纳2595美元的学费即可获得,且不用上课。学历造假现象对正处于诚信危机中的国内学生来说,一直普遍存在,但就商业世界高管来说还相对少见。

一年后,不少高级管理人员都多少有些尴尬地陷入了“学历欺诈” 风波,这些可疑的项目会向入学者发放证书(如博士学位证书),不要求或仅要求他们进行少量的学术研究。

虽然这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但用百度搜索一下,就能看出从Yuhongzp和PhonyDiploma等网站购买假证书有多容易,例如,香港大学的假文凭只需花费250美元,并且允许用户定制从水印到纸质的所有内容。

Allen Ezell是《学位工厂:售出百万张假文凭的上亿美元行业》(Degree Mills: The Billion-Dollar Industry That Has Sold Over a Million Fake Diplomas)一书的作者之一。他告诉《福布斯》:

 “最大的假冒文凭窝点之一就在深圳。他们提供约1000所美国学校的文凭。”

中国教育部和教育网站sdaxue.com率先展开了对这种地下经济的打击。自2013年以来,Sdaxue已经暴露了中国400家虚假大学或“学位工厂”,去年刚刚公布了第六批黑名单,揭发了30家新机构。

其中有些虚假大学冒用了其他教育机构的校名,如“北京兴华大学”和“北京金融学院”。

Sdaxue还提供一个“真假大学验证”的链接,可以使用户立即验证列表中没有被曝光的机构的真假。这些学校的分布较为广泛,从上海到山东都有,但绝大多数都在北京。其中,一些学校被查出共用一个香港的IP地址,可见骗子在同时经营多所“虚假大学”。

在大多数情况下,Sdaxue并没有依赖数字手段来识别这些学校。已经成功发行数字证书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表示:“目前,大多数管理证书的模拟系统仍然是缓慢、复杂且不可靠的。”

要获取官方成绩单,申请人需要支付约40美元的发放及保管费用,雇主要花费好大力气才能验证文凭真假。如有办法即时验证其真实性,消除人们亲自检查的需要,那么打击假冒证书将更加容易。

复制证书的数字时代

两年前,智能合约与区块链公司Attores CEO David Moskowitz就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Moskowitz发现中国和印度的“文凭工厂”在制造新加坡理工类大学的假证书,于是成立了公司,希望使教育机构能用以太坊区块链来颁发及验证其证书。

区块链作为所有交易的数字账本,可以进行不可改变及不可破坏的审计追踪。虽然区块链本身可以随意访问。但是,作为交易被记录在区块链上的每一个证书都会成为区块链的一部分,伪造证书就不可能实现。

颁发证书时,证书将被分配一个“哈希”值,这是使用公开算法计算的唯一数字签名和字符串。

Moskowitz告诉《福布斯》:“把文件的哈希放到区块链上就可以使证书数字化,这样就能够展示文件在某个时间点处于怎样的状态。不管它以何种方式被改变,都不能匹配区块链上的哈希。人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立即验证文凭是否真实,有没有被更改。”

换句话说,如果数字文档被改变,它的哈希将完全不同。单击查看合约状态可以使人们看到哈希、署名的各方、IP、合约地址及时间戳。

Attores已经与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展开了合作,该大学选择在线进行验证。不过,Attores并不是唯一为发布服务提供不可更改的时间戳和证明的公司。其他希望防止侵犯版权的公司还包括BitProof和Binded,后者近期从投资者处筹集了95万美元的资金,旨在“使版权民主化”。

“文凭工厂”的危险信号

“文凭工厂”已经开始采取新的策略以避开监管。伪装成真正学校的远程学习学校及窃取其他大学网站内容的行为可能是最狡猾的。
根据Ezell的说法,学生可能认为自己在付钱接受远程教育,然后就会被勒索、敲诈或威胁,此类机构的资格认证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Ezell表示:“这些造假行为还会以更高的价格提供验证服务——实现一站式服务。我甚至看到过伪造校方信件的案例。可以说,他们会为了客户费尽心思。位于巴基斯坦的‘文凭工厂’Axact设置了假认证点,可以从虚假学校的网站链接到这种认证机构。虚假学校网站上的认证标志越多就说明它越危险。一所真正的学校只有一个或者至多两个认证机构。”

但是,要发现危险信号并不总是那么容易的,特别是有些文凭工厂学会了避开监管。目前,彻底打击学术造假对中国来说仍然有一定难度,借助区块链技术来进行“学术打假”将成为未来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